趵突泉水位:

“当”与济南自成一派的“当铺行”

来源:中国新闻网编辑:10-09 09:14 查看数0

当铺是一种古老的行业,它以现金借贷为手段,但借贷者必须以相应的实物作抵押以取信,此曰“质”,俗称“当”。据史料记载,南北朝时期已有,距今已1500多年的历史。旧时济南繁华街市上总会看到当铺,像“高家当铺”自清末就有,其原貌如今保留下来——— 一所青瓦灰砖、古色古香的四合院,现就坐落在车水马龙的泉城路上。

自成一派的“当铺行”

当铺在外形上不同于别的店铺,从街头望去,远远会看到它粉白的山墙或影壁上,有个触目惊心的楷书“当”字,大的几乎占了整整一面墙。走进去一看,店堂高大,窗户却开得很高很小,光线晦暗,这是当铺为防盗防抢而设计的。空气里终年飘浮着一股水烟味,掺和着旧皮衣所散发出的怪味,使人产生一种厌恶、窒息之感。黝黯的壁上贴有尘封的红纸条,依稀可见“失票无中保不能取赎”、“虫咬霉烂各听天命”、“古玩玉器周年为满”等。小的当铺还写有什么“每人暂以当足三元为度”、“神袍戏衣一概不当”,不一而足。遭堂冲门,是一溜青砖砌的高柜台,差不多高出中等人一头,只有仰着脸、踮着脚、举着手才能交接钱,所以“高柜台”成了当铺的别称。鲁迅先生少年时,家道中落,父亲卧病,曾与当铺打过几年交道,给他留下了黯然的回忆:“我有四年,曾经常常——— 几乎是每天,出入于质铺和药店里,年纪可忘却,总之药店的柜台正和我一样高,质铺的是比我高一倍,我从一倍高的柜台处送上衣服或首饰去,在侮蔑里接了钱……”

当铺对抵押物品的估价都很低,就以金银首饰来说,最多也只估到实价的四成,其他东西估价也就是实价的二三成。一旦典当成交,当铺付以现金,每月可坐收一分二厘到二分的高息。当期为三个月到半年,到期不赎,抵押品便归当铺所有,俗称“当死”。挎着包袱进当铺的人形形色色,贫富都有:有钱人一时不便,会打发佣人去求当;破落世家子弟更是当铺的常客,而最多的是城市贫民。当他们拮据困窘、告贷无门时,家中如还有点衣物,为解燃眉之急,只好送进当铺,眼睁睁地忍痛让它拉一刀。明人宋棠有首词写得生动:“脱却布裤,布裤当钱三百数,夫要米,妇要布,催租人入门,索去布钱两无语。”

当铺的经营与其他行业迥然不同,“老掌柜”,之下设‘三房四柜”,“三房”是指钱房、饰房、包房。钱房就是会计,饰房和包房分别负责保管金银首饰和皮棉衣物等。“四柜”对外,看货、估价、办理赎、当等。四柜又分头、二、三、四,依其资历排列,各负其责。济南人不管许多,一律叫他们“接柜”。四柜对送当的东西鉴别眼力很高,不论金银玉器、古玩字画、苏绣宁绸、皮货呢绒,皆样样精通。谁都知道“接柜的”善于盘剥,吝啬苛刻,似乎鸡蛋经他们的手一摸也会小一圈。他们对抵押品的估价是金口玉言说一不二,任你恳求多加几文,他只伏在高高的柜台里冷冷地看着你,你刚要急,他却笑眯眯地开腔了:“先生,你的东西是不是不打算赎了?少当少赎,何必动气呢?人要和气生财嘛!”这不冷不热的话怄得人七窍生烟。

当铺全仗“老掌柜”经营管理,他是从学徒开始,一步一步熬上来的。几十年里和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最会察言观色。老于世故,长于周旋,其老谋深算赛过一只老狐狸。相传有一家大当铺,某天,一位穿绸子长衫的中年人进来,身后跟随一老仆,拿着一件古瓷花瓶求当,头柜接过瓶来细看,认为是宋瓷,又经老掌柜“经眼”,也认为这是宋瓷中的汝窑,是件好东西,遂以300块大洋成当。这不是个小数,讲定押期半年。一个多月后,这古瓶被一位瓷器收藏家看到,从一点小破绽看出漏洞,鉴为赝品无疑。老掌柜此时也恍然大悟,深知自己一时“走眼”被骗,真如五雷轰顶,懊悔不已。然而事已至此,即使找到古瓶的主人,他不来赎,也是枉然。几天后,老掌柜在酒楼设宴,请各大当铺的掌柜和古董店的头面人物赴宴。酒过三巡,老掌柜指着茶几上的一件古瓶说:“兄弟前几天一时老眼错花,成当了这件假货,白白扔出300块大洋。今天请诸位来聊聊,一来消消闷气,二来请大家当心……”接着讲出求当者的衣着相貌,还跟着男仆。老掌柜越说越生气,站起来,走过去,抓起古瓶,“砰”的一声,摔了个粉碎。一场酒宴弄得主客不欢而散。几天后,古瓶的主人忽然来到当铺,要办赎当,头柜连忙请出老掌柜,这老掌柜双手插在袖子里,身子扑在柜台上,两眼从老花镜外盯着来人,这时其他店伙也围拢过来,只见老掌柜平静地问道:“你来赎当,当金和利钱备齐了吗?”那人急迫地说:“钱已带着,我现在要凭票取货。”随手递上当票。“好!”老掌柜回头对身后的一个学徒说:“把这位先生的东西取出来!”不一会儿,古瓶抱出来了。那人一看,大吃一惊,果然是自己的古瓶,并非如传闻那样已经摔碎。他本欲讹诈当铺一笔钱,不想反被当铺捉弄。原来老掌柜在酒楼摔的“古瓶”是另一假货,故意大张声势做出式子,造成舆论,引诱那人自投罗网,以挽回“走眼”造成的损失。即此一事,可见当铺在钱财上的“机智”,难怪济南俗话说当铺是“猴子腚里蹦不出枣来”!

当铺规矩千奇百怪

年间当铺里有一可笑的“规矩”:要当的东西价钱讲妥后,提笔填写当票前,“接柜”必定拖着腔喊一声“王——— ”。不知底细的人,听后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明明姓李,怎么进了当铺给改姓了?其实不然,当铺摸透了当户的心理:在那个“笑贫不笑娼”旧时代。凡进了当铺就是缺钱,缺钱就被人耻笑,最不愿说出自己的真名实姓。所以不管张三李四,统统报声“王——— ”,久而久之,这声“喊嗓”成了拍板的标志。有的“接柜”喊出来实在够味———尖、亮、脆,不亚于京戏丑角出台前那声“啊哈——— ”,噼里啪啦的算盘声,加之嘹亮的叫声,是当铺特有的氛围。

如果说当铺里也有“文化”的话,那便是写在当票上的那笔比狂草还要狂草的古怪字,有如鬼画符,这种字只有干当铺的认识,局外人谁也无法辨认。相传中国字是由上古仓颉所造,他有四只眼,可开当铺的尽管只有两只眼,居然也会造字,至于创于何朝何人,谁也说不清,只在当业界代代流传。学成这怪字须从学徒时就得练起。为什么偏偏要这样写呢?无非出于他们的小伎俩。比如有人拿一枚成色上好的足金戒指去当,当票上的怪字写成“淡金戒”;把一块翡翠写作“石料”;一幅董其昌真迹,成了“董其昌赝品残纸一张”;一件狐皮袍子,当票上变成“光板无毛皮筒一片”了。总之,凡写上当票的都成了贱货。他们怕将来万一和当户发生纠葛,以当票为凭,要分辨么?当票上写得清楚,故“宁写孬,勿写好”是他们的行规。当户若识破奥妙,岂不当场吵闹起来!不过,平心而论,当铺为自身利益着想,对当户的东西保存得十分仔细,毫无半点损坏,一件皮袄绝不会虫咬鼠伤变成“光板无毛皮筒一片”。

半世纪前的济南当铺

自上世纪20年代初济南的当铺渐渐被日本人开的当铺所垄断,有什么瑞丰当、吉来当、庆来当等,都设在商埠。三大马路纬五路一带,所谓“帝国居留民区”,就有几家大当铺,估价低而利息高,条件苛刻。1930年韩复榘任山东省政府主席。1932年6月,他为遏止日本当铺对济南人的重利盘剥,遂在按察司街南首路东开了一家官办的大当铺———“裕鲁当”,成为山东最大的一家当铺。“裕鲁当”资本为30万元,以所谓“裕国便民”为宗旨,以董事会组成。韩复榘亲任监督,辛铸九为董事长,薛映书为经理。两扇高高的黑漆大门,上面墙上嵌着韩复榘题的“裕鲁当”石刻横匾。门口还搭起一座过街木牌坊,上写“裕鲁当”三个大字,一进按察司街南口便可望见。它毕竟为“官办”,条件优惠,如当期为一年,届期不赎,可再保留一个月,当息每月二分。又规定农具、布棉衣被、布匹、皮件及棉织物等,凡“人民日常需要”者,按其新旧,可当三成至五成。而“非普通人日常需用者”,如金银珠钻、贵重丝皮类、翠玉古玩等,则以物之成色可当一成至三成。每天上午七时至下午五时营业,星期日休息半天。旧历年除正月初一休息外,初二、初三上午照常……“裕鲁当”一开业就很兴旺,凡济南或外地人要上当铺的都来“裕鲁当”,随后又在商埠创了分号。这样一来,日本当铺门可罗雀,令他们恨恨不已。没想到“裕鲁当”才开了六七年就戏剧性地结束——— 众人抢掠一空,一把大火烧成断墙残壁。原来,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日军铁蹄沿津浦线南下,10月侵占德州,济南震动。11月日军进抵黄河北岸,济南已成危城。这年12月初的一天,“裕鲁当”门前牌坊上贴出一张告示,谓可持当票,只付当金,不必再付利息就可赎回东西,随之赎当者络绎不绝。几天过去,尽管当户来了一些,可满满当当六大间仓库,仅赎回小部分抵押物。同月中旬,又贴出第二张告示,说当金、利息均可不付,只要凭当票就可取回东西。告示一出,人们奔走相告,以为遇到破天荒的事。不一会儿,当铺门前黑压压、乱哄哄地闹成一片,人们拼命地向前挤着……12月20日,日军分东西路由济阳、齐河渡过黄河逼进济南,炮声隆隆,隐约可闻,一夕数惊。一天早晨,有人忽然发现“裕鲁当”里的店伙已闻风而逃,偌大个当铺竟没留下一人看守。随之拥进一帮人开始抢东西,大包袱,大箱子一个个向外抢。消息不胫而走,没一袋烟工夫,按察司街南头涌动起人潮,把当铺围得水泄不通,喊的、叫的、骂的乱成开锅的粥。有人挤进了仓库,不管三七二十一,见衣就穿,皮衣、棉衣、单衣、夹衣急忙乱穿,穿得像个大皮球,臃肿得挤不出来就艰难地爬上货架子,竟从密密麻麻的人头上往外滚,“打!打!打!”发出一片尖叫声。突然,西边窗户里冒出浓浓黑烟,霎时就吐出红火苗……原来,这是韩复榘“焦土抗战”,在他撤离济南前夕,纵兵放火,烧了省政府(今珍珠泉大院)、劝业场、进德会、火车站等重要建筑。

济南沦陷后,日本人的当铺又神气起来,甚至连无多少本钱的日本浪人也在商埠开起一间门头的小押店。

新中国成立后,当铺消失了30多年。上世纪90年代初,济南的街头又有了当铺。不过,他们并不收当老百姓的日常用品,而是金银珠宝、古玩字画以及钢材、汽车等。不用说,属于“旧瓶装新酒“了。(张稚庐)

原创推荐

  • 客户
  • 无线济南客户端

  • 济南发布客户端

  • 泉城蓝客户端

  • 市中手机台客户端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络举报APP下载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

版权所有:济南广播电视台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1020100号-1

鲁新网备案号:201653103

广电总局批文 广局[2010]586号

信息网络传播许可证号1907177

济南网 用户反馈邮箱:ijntv_mail@163.com

网站电话:0531-85652768

广电总机:0531-85652114

广告合作:0531-85653065

国家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