趵突泉水位:

周正:执行死亡任务11名侦察员只回来我一个

来源:济南时报编辑:10-10 09:17 查看数0

□本报记者 江丹 实习生 乙艺
  抗日战争时期,周正在战场上跟敌人拼过刺刀,也在另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跟敌人拼过智慧。1942年,他被派往敌占区开展情报工作,以商人的身份孤身一人出现,跟各色人等交往套近乎,后来因为有人叛变,还险些被捕。在文化西路的住处,新四军老战士、92岁的周正回忆70多年前在江苏敌占区的传奇经历。
50斤玉米当经费 “卧底”敌占区
  1942年,日军兵分多路,对苏北盐城、阜阳一带开展大规模密集扫荡。周正回忆,当时晚上若有灯光,被敌人飞机发现就会引来轰炸。我军队伍武器装备有限,被迫转移,并准备加强情报工作,开展反扫荡。
  周正回忆,一天晚上10点多了,都要睡觉了,团政委吴书(后任人民解放军39军117师政治部主任,1951年2月牺牲于朝鲜战场,时年35岁)派通信员喊他去一趟。他赶至政委处,被告知去敌占区做情报工作,并被要求表态。“这是组织对我的考验和信任,坚决服从组织命令。”周正说,他还记得表态那晚,为躲避轰炸,窗户被封得一点都不透光,点着白蜡烛。
  周正知道,执行这项任务,很可能就是有去无回。但是他平时在部队乐观活跃,政治思想又好,家在敌占区,还有一点文化,遇事反应快,是合适人选。他跟组织说,他知道任务的分量,万一落到敌人手里必死无疑,希望有可能的话,不要把他牺牲的消息告诉母亲。“我们姊妹4个,妈妈最疼爱我。”后来,一位钟爱他的领导告诉他,他要去执行的可谓死亡任务,走时很舍不得。再后来得知,支队先后派出去的11名侦察员,最终只回来周正一个人。
  周正说,他不怕死。那时经常打仗,武器就是刺刀和大刀,每人只有3发子弹。不常见面的战友打招呼都是开玩笑:“哟,怎么还没死,不是说‘光荣’了吗?”
  接到任务的周正跟当时的交通站站长学习了一些情报知识。他决定以一个文具店老板的身份出现,并化名周占扬。周正说,他本来想叫“周占洋”,“洋”是指日本鬼子,但是领导说,这个字太露骨了。当时没有钱,他的活动经费是50斤玉米,不够再加,还有一辆八成新的自行车。他用粮食换了蓝色旧长袍、礼帽,就连到达敌占区的第一顿早饭,也是用一瓢粮食换来的。
“商人”四处活动 套取敌人情报
  周正到达敌占区后,发现进城要查良民证,但他身上什么证件都没有。他看到城门口的伪军吊儿郎当,就骑着自行车过去,拿出香烟递给伪军套近乎,“辛苦了”,然后编了个事由,问前边庄还有多远。伪军见他衣着尚可,说话恭敬,直接放行。
  进城后,他找到一位舅舅家,说自己在做买卖,就在他们家里住下了。他需要了解日军和伪军的武器配备、部队番号等,每周向组织汇报一次。他看到路上有运煤的车辆通往日军的据点,于是主动帮忙推车,混进据点探情况,在马厩中发现了6匹洋马,往里走又看见12门炮。
  “虽然了解了些情况,但没有身份证不好办,一查就完了。”一天太阳偏西的时候,在一家面粉公司门口,周正无意中碰到了自己曾经的老乡战友张仪康。按说,两人此时都应该在部队里,不应该出现在敌占区。“我怀疑他,他也怀疑我。我观察他,他也观察我。”当时张仪康身穿警服,他则一身百姓衣裳。张仪康问,“你怎么来的?”他反问,“你呢?”张仪康看四处没人,把他拉到角落里,“老吴派来的吧?”这下两人对上了。当时情报工作要严格保密,连父母都不能告诉。在“警察”张仪康的帮助下,周正顺利办了一张身份证件。
  那时候,汉奸们喜欢聚一起打麻将,周正也学着打麻将,接近他们,套取情报。伪军别动大队的队员也有在那儿打麻将的,周正就跟他们套近乎,“好久不见,去哪儿了?”伪军答:“讨伐去了。”他佯装问:“什么是讨伐?”伪军不屑,“讨伐都不知道,打共产党。”一来二去,也获取了不少信息。其中一个军官叫蒲应龙,混熟了以后,周正拜托蒲应龙帮他购置了一身伪军制服,挂着东洋刀,每日“大摇大摆”地走在敌占区。“什么都不怕,工作慢慢展开了。”
  当时为了接近敌方工作人员,周正还去过大烟馆、戏园子。“充大方,请客”,周正说,“我就躺烟床上假装抽大烟,真抽是违反纪律的,我对自己要求严格,不能留下污点。”
意外滞留青岛 躲过叛徒抓捕
  周正的情报工作风雨无阻,有时候下着雨去跟组织汇报,泥巴路困住自行车,他就扛起车子继续走,回到解放区就换上便装,到敌占区则再穿上那身伪军制服。就在情报工作越来越细、越来越具体的时候,地方联络部有人叛变了。叛徒陈少新曾是地方联络部主任,知道周正,为了邀功,就带人抓他。
  正巧,当时周正接到任务,为部队购买电台或是元器件,当地没有,需要坐船去青岛买。他托关系从日军宪兵队办了证明信、买了船票,下午太阳要落的时候起航,第二天天刚亮到青岛。谁知,在青岛洋行购买整部电台需要到驻青岛日军宪兵队重新办理证明,他只得化整为零,分散着从几家洋行购买了电子管等元件,又买了三盒日本产的药品灵宝丹,掏出药品换装上元件,再原样封好。这样一来,耽误了些时间,船票过期了,他托一位在船上干活的伙计,将三盒灵宝丹捎回连云港,自己则坐火车转道济南回去。
  他一回到部队,就被簇拥上来的战友抱起来抛到半空,感到莫名其妙。原来,就在他上船去青岛的时候,陈少新叛变,四处抓捕他。战友们听说他被抓走了,还被灌了辣椒水。虽然躲过一劫,但是地下工作因被叛徒泄密而结束了。

原创推荐

  • 客户
  • 无线济南客户端

  • 济南发布客户端

  • 泉城蓝客户端

  • 市中手机台客户端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络举报APP下载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

版权所有:济南广播电视台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1020100号-1

鲁新网备案号:201653103

广电总局批文 广局[2010]586号

信息网络传播许可证号1907177

济南网 用户反馈邮箱:ijntv_mail@163.com

网站电话:0531-85652768

广电总机:0531-85652114

广告合作:0531-85653065

国家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