趵突泉水位:

人物 | 乾隆四十七年,刘墉在济南查办山东库银亏空案

来源:济南明府城编辑:02-05 09:49 查看数0


乾隆四十七年四月,江南道御史钱沣弹劾山东省的最高行政长官山东巡抚国泰和山东布政使于易简贪纵营私、勒索下属,导致山东历城等州县出现巨额亏空。

山东巡抚国泰,是乾隆的皇妃的伯父,皇亲国戚。山东布政使于易简是前大学士兼军机大臣于敏中的弟弟。正因为如此,乾隆皇帝对国泰、于易简被参之事非常重视,立刻下旨,命管财政的户部大臣和、都察院左都御史刘墉以及工部侍郎诺穆亲和御史钱沣,于四月四日率领相关随员即刻离京,名义上是前往涿州、德州、江省一带查办案件,实际上则驰奔山东,调查巡抚国泰等人。

四月八日,调查组到达济南。山东巡抚国泰率手下司员到济南城外迎接钦差大臣。按惯例,钦差大臣路过之处,当地官员都会热烈欢迎,热情接待,吃喝一番,再热烈欢送。但是,这一次,气氛却不太一样。钦差大臣们并没有和国泰寒暄客套,而是直奔济南府所在地——历城县城。

一到历城,调查组首先调出县库印册,相当于账本,盘查账上记录的县库存银及存粮数。然后,再打开银库,盘查核对库银。出乎意料的是,库银数量没少,并无亏空!难道是钱沣的信息有误,冤枉了国泰?还是有人做了手脚?

根据和、刘墉在四月十一日写给乾隆皇帝的奏折里所说的,刘墉他们一到历城就对县库“彻底盘查,按款比对,逐封弹对”(注意,不只是抽查十几封),结果发现,历城县库银虽然数量不缺,但其中颜色掺杂不一,便怀疑有挪移掩饰的情况。于是,就审讯了山东布政使于易简。于易简也在钱沣弹劾的名单之中。说他和国泰狼狈为奸,共同受贿。作为布政使,于易简主管全省的财政税赋,库银的事,他应该最清楚。

据于易简交代,国泰听说钦差要来,就对于易简说,“我有各州县变卖物件的银子,在济南府里。历城现有亏空,叫历城知县郭德平挪动顶补一下。”于是,于易简就让历城知县郭德平从济南知府冯埏的府库里要去四万两银子,弥补历城库银亏空。看来,历城县库银亏空是确有其事,钱沣的举报得到了证实。但是,还有几个问题令人不解:

■ 第一,为什么国泰会赶在钦差到来之前匆忙掩盖历城县的亏空?莫非他提前就知道钦差会来山东调查?

■ 第二,国泰用来掩盖历城县亏空的“各州县变卖物件的银子”又是一笔什么样的收入呢?

《乾隆朝承办贪污档案选编》里,记录了国泰案相关当事人的供词,其中,国泰有一段供词是这样说的:“四月初六日,德州驿站传递之保单,得知钦差将南下查案。乃于次日坐轿出城,预办恭请圣安事。在济南府西门,巧遇余弟,头等侍卫国霖由京城派来的家人套儿。”

就是说,四月初六,国泰从德州传来的驿站报单上,知道了钦差要南下办案,所以第二天坐轿出城,准备迎接钦差。碰巧,在济南府西门,遇到了他弟弟、头等侍卫国霖从京城派来的家人套儿。关于国泰和套儿会面的情况,也由跟随国泰的巡捕供出:“是日,在西门见到一人,年约三十余岁,迎着国泰轿子请安。至于说什么,职等不曾听到。并一见即遣之回京。”

而国泰的弟弟、头等侍卫国霖供词是这样说的:“在门上当差,听说钦差驰驿出京,又听说发了抄,还有一个姓钱的御史跟随同往。……我实在是初四日听见钦差驰驿前往涿州、德州、江省一带查办事件。因我母亲于上月25日起身到我哥哥任上去,有年纪的人行路迟缓,恐怕还在途中,德州是山东地方,倘有干系我哥哥的事,母亲在道上听见害怕,所以差套儿赴山东,与母亲请安。”国霖的意思是说,他在皇宫当差的时候,听说了御史要到涿州、德州等地查案的事。他解释说,因为他母亲前几天到他哥哥那儿去了,就是去山东了,而德州是属山东管的。他怕他母亲听说了查案的事害怕,所以就派家人套儿去山东给他母亲请安。

另据套儿的供词称:“初四日自京起身,初七日到山东省,路上遇见大爷(就是国泰)接钦差,我请了安,大爷问我,你来做什么?我说二爷(就是国霖)打发我来给老太太请安,恐老太太听见钦差来害怕。”然而,这个套儿并没有到国泰官邸给老太太请安,而是见过国泰以后就走了。

我们把这几个人的供词放在一起看,就不难发现:实际上,做贼心虚且具有丰富官场经验的国泰,从驿站的报单得知钦差要到江南公干后,立即预感到钦差此行的真正目标很可能就是济南。套儿的到来,印证了国泰的判断并且更加证实了事态的严重。所以,国泰才急忙命于易简把各州县“变卖物件的银子”挪用过来,弥补历城县库银的亏空。那么,国泰所谓的“各州县变卖物件的银子”到底是一笔什么样的收入呢?

据于易简招供,国泰存在济南知府冯埏处的银子,其实是国泰勒索各州县属员得来的,国泰先是通过于易简要求各州县属员先垫付银子代他购买“物件”,比如贡品或者办公用品什么的,买到以后,他则少付价款。然后,国泰又把低价到手的“物件”另定高价,交各州县属员代他变卖。卖得掉的,算你运气好,卖不掉的,经手的官员也不敢把“物件”退回,只好按国泰所定的高价,自己掏钱买下。钱,都交到济南知府冯埏处,由冯埏再转交给国泰。

不仅如此,国泰还在属员提升调补的时候,大肆索贿受贿。不送礼就不给你办手续!但是,当刘墉等人审讯国泰的时候,国泰对上述罪行却是一概不承认!而乾隆皇帝对此案有明确的指示,必须“确有实据,方可成信谳。”就是说必须证据确凿才能定罪。毕竟是皇妃的伯父,不能不慎重!

怎么办?刘墉等人一方面向山东各级官员广为宣传乾隆皇帝的指示精神,即乾隆皇帝在圣谕中说的,“此等贿求原非各属所乐为,必系国泰等抑勒需索,致有不得不从之势。若伊等能供出实情,其罪尚可量从末减。”就是告诉各级官员,皇上知道你们给国泰行贿是迫不得已,如果你们能供出实情,则可以减轻罪责。一句话,就是坦白从宽。另一方面,找现任山东按察使梁肯堂了解情况。按察使是主管一省监察和司法的官员,有监督全省官员的责任,是清代整个监察系统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刘墉等人的辛苦没有白费。按察使梁肯堂说,国泰勒索属员银两确有其事,而且都是由济南知府冯埏经手的。其他一些下级官员也陆续站出来揭发国泰。有一个叫陈钰成的说,他升任濮州知府的时候,等咨文等了五个月。咨文就是官府的公务文书,也就是公文,相当于现在的请示、批复、任命书、介绍信等等。陈钰成拿不到咨文,便没法赴任。没办法,只好花一千两银子,买了一对玉插屏送给国泰,这才拿到了咨文。上年陈钰成因公到省里办事,正赶上国泰要人帮费,帮费就是出钱帮忙的意思。只好又凑了一千两银子交到冯埏处。

还有一个叫许承苍的说,国泰要他代买物件,他代购嵌玉罗汉屏一座,花了两千二百两,国泰只付了一千两,他赔了一千二百两;后来又代购玉桃盒一件,又赔了一千五百两。上年国泰要人帮费,许承苍又拿了两千两,交到了冯埏处。

了解到这些情况以后,刘墉等人立刻传讯济南知府冯埏,冯埏对上述情况供认不讳。审讯历城知县郭德平,他也对从冯埏处挪移四万两银子弥补亏空的事供认不讳。在掌握了大量证据的基础上,刘墉等人又让于易简、冯埏、郭德平等人和国泰当面对质。国泰这才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犯罪事实。

刘墉等将所查明的情况迅速报告给了乾隆皇帝,乾隆于是连发谕旨,先是命令将国泰、于易简、冯埏、郭德平等人一律革职拿问。随后又命和珅押解国泰、于易简于五月初到京,乾隆要亲自审问。其余案犯则交给刘墉、诺穆亲、以及新任山东巡抚明兴办理。四月底,和珅押解国泰等人到京,乾隆亲讯问国泰,国泰俯首认罪。

刘墉

刘墉等人在山东继续深入调查,发现许多州县都存在库银亏空问题,全省的亏空加起来竟然高达二百多万两银子!乾隆皇帝看到报告异常愤怒,几天后,乾隆即宣布,赐国泰、于易简自尽。因为这个案子办得好,所以和珅、刘墉、钱沣等人回京之后都得到了嘉奖,特别是御史钱沣,更是一年之内连升三级。

那么,为什么对钱沣的封赏如此厚重呢?这是因为,清代为了督促监察官们忠于职守,公正执法,不仅对于不称职甚或渎职的监察官制定了严格的处罚措施,而且对于称职的监察官升赏有加。顺治皇帝就曾经对御史们说过:“尔等既职司风纪,为朝廷耳目之官,一有见闻即当入告。凡贪污枉法暴戾殃民者,指实纠参,方为称职。……果能如此,则升赏有加,垂名不朽。”

意思是说,你们这些御史既然是负责纠举监察、整肃吏治的,是朝廷的耳目之官,那么,一有关于贪官污吏的所见所闻,就应该立刻报告朝廷。对那些贪赃枉法、祸害百姓的官员能够根据事实进行弹劾的,才是称职的监察官。如果真能这样,朝廷一定大大封赏,让你名垂青史。

在这个案子中,乾隆一方面对渎职的监察官山东按察使梁肯堂严厉处分,一方面对于称职的监察官钱沣大加升赏,就是要让监察官们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正是因为有了从中央到地方这样一整套严密的监察制度,再加上前期执行的情况比较好,所以才保持了清代前期较长一段时间的吏治清明。

原创推荐

  • 客户
  • 无线济南客户端

  • 济南发布客户端

  • 泉城蓝客户端

  • 市中手机台客户端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络举报APP下载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

版权所有:济南广播电视台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1020100号-1

鲁新网备案号:201653103

广电总局批文 广局[2010]586号

信息网络传播许可证号1907177

济南网 用户反馈邮箱:ijntv_mail@163.com

网站电话:0531-85652768

广电总机:0531-85652114

广告合作:0531-85653065

国家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