趵突泉水位:

“油旋”情结

来源:济南画报编辑:祁凯08-07 09:50 查看数0

在济南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特色小吃,能让出门在外的济南人多一些思念家乡的情感,让来过济南的外地游客与国际友人增添一份对泉城济南的美好回忆。就拿油旋来说,享誉中外的著名学者、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一生致力于国学研究和教育事业,从来没有给任何商家店铺书写过匾额,却对济南的油旋情有独钟,竟然满怀激情地提笔写下了“软酥香,油旋张”六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让小店老板张士华和他制作的油旋插上了翅膀,飞出了济南和山东,飞到了首都北京,

祖孙三代做油旋

张士华是“张氏油旋”第三代传人,早年间他的祖父在朝山街附近开店卖油旋,后来把手艺传给了张士华的父亲,父亲过世前又把手艺传给了张士华,并再三叮咛:“想把生意做好,必须要老实厚道,不能投机取巧,更不能偷工减料。要记住,人的嘴能骗人,可是人骗不了嘴,顾客一吃变了味,谁还买你的,你就等着关门吧。”

父亲的话,张士华牢记心中,在制作过程中,揉、搓、擀、捏,一遍工序都不少,火候的掌握更有学问,火大了外焦里生,火小了发绵不酥,张士华经过长期探索,对火候控制不差分毫。

在用油用料上张士华更为严格,他做油旋30年,一律用纯正花生油,面粉和葱都是自己到市场上挑选进货,近几年出现的色拉油、地沟油从来不用。正是由于张士华在油旋制作上严格按照祖传工艺进行操作,他的两个门店经营情况一直十分火爆,难怪顾客们为他编出了这样的顺口溜:“外皮酥脆,内瓤柔嫩,葱香诱人,想买排队”。

一对来自安徽的老年夫妇去青岛旅游,在火车上看了《济南时报》刊登的题为《软酥香,油旋张》的文章后,特意在济南下车要品尝一下油旋。因找不到地方,又给家中女儿打电话,让她在网上查找“油旋张”的电话。当张士华接到这个电话后,立即跑到大观园北门迎候,并热情地满足了两位安徽客人的需求,让他们深受感动。临走时两位老人说:“你的油旋好吃,你的热情待客更好,谢谢美食油旋,谢谢济南人!”

不光是国内客人喜欢油旋,外国友人来吃油旋的也是越来越多,不仅在店里买了就吃,临走时还要买上几十个带给家人和朋友。法国前总统吉斯卡尔·德斯坦吃油旋时频频点头、赞语不断,竟然连盘中碎末也吃了个干干净净。精于美食又十分挑剔的西哈努克亲王品尝了油旋后同样是赞不绝口,来济南时曾特别点名要吃油旋。

2000年以前,张士华的油旋店里来了一位顾客,看他的言谈举止和气质,像是一位很有学问的人。他买了几个油旋后很快离去,可时间不长又返了回来,对张士华说:“你做的油旋很正宗,我再买50个。”张士华问道:“自己吃还是送人?”来人答:“送人,送给一个很有名的人物。”张士华问:“能告诉我是谁吗?”来人说:“给你说了你也不认识,他叫季羡林。”张士华一听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季老先生是国学大师,不仅中国人知道他,在国际上也是赫赫有名,张士华激动地问道:“老师,请问你的尊姓大名?”对方说:“不客气,我叫蔡德贵,是山东大学的教授,也是季老先生的助手”。从那以后,张士华和蔡教授越来越熟,他按蔡教授的嘱咐,每次给季老做油旋都特别精心,因季老年事已高,给他做油旋盐要少放,尽量清淡一些,老人家吃起来才可口。蔡教授差不多每个月都要去北京,每次去最少要带上50个油旋,张士华心中美滋滋的,能给季老做油旋他感到很自豪,很有成就感。

张士华虽在济南开了这两家油旋店,但一直也没有给店起个名字,他认为两个店都不大,只要把油旋做好就行了。随着与蔡教授的不断来往,相处越来越融洽,作为老济南人的他直爽地对蔡教授说:“我想请你给季老说说,能不能给店里起个名或题个字。”蔡教授当即回答:“季老工作太多,这事比较难办。”张士华也觉得可能性不大,就当说句玩笑而已。话虽这么说,蔡教授却将此事真记在了心上,有一次去北京,他把这事给季老提了出来,让他想不到的是季老很高兴地答应了下来。时隔不久,季老亲笔题写的六个大字“软酥香,油旋张”,还有季老的名字和大红印章,由蔡教授递到了张士华的手上。当时张士华激动到两手发抖,话也说不成句了,只有“谢谢季老,谢谢蔡教授”这两句话,反反复复也不知说了多少遍……很快,张士华把原件放大做成了牌匾,挂在了两家油旋店最显眼的位置上,吸引了众多群众的驻足观赏和交口赞誉。张士华把季老的亲笔原件收好,放在了家中最保险的地方,并一再嘱咐家人“这是我们家的传家宝,要一代代地传承下去!”这十多年来,除了蔡教授常去北京看望季老外,原外交部部长李肇星,还有《济南日报》、《济南时报》、《齐鲁晚报》、《山东商报》的记者们,只要去北京看望季老或进行采访,都要到张士华店里买油旋,因为这里有季老“软酥香,油旋张”的亲笔题词。

2009年7月11日上午9时,国学大师季羡林在北京307医院去世,享年98岁。这一不幸消息震惊了全国,张士华得知后,瘫坐在椅子上半天缓不过神来,“他老人家走得太快了,这才几天啊,季老的儿子季承刚在店里拿走了50个油旋,问他季老的身体状况时,他的回答是‘很好,谢谢你对老人的关心’……可他老人家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当张士华得知季老的追悼会定在7月19日举行时,他决定济南的两家店铺停业三天,以示悼念。全家精心制作了98个油旋,由他和夫人于7月18日赶赴北京,与季羡林大师告别。

7月19日上午10点多,张士华与夫人举着黑底白字的条幅和98个油旋,来到了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季老先生的灵堂。然而灵堂工作人员从安全方面考虑,不允许各界人士携带物品进入,并为此准备了物品存放处。张士华急了,他哭着对几位工作人员申诉理由,最终工作人员允许他夫妻二人用托盘放上少许油旋进入。夫妻二人手捧季老爱吃的油旋,跪在季老巨幅遗像前磕头致意,张士华流着眼泪说:“季老啊,我做的油旋你最喜欢吃,今后我再也不能给你老人家做了,请你带上这98个油旋一路走好啊……”季老的亲属见此情景都流下了眼泪。

季羡林老先生离开我们已快八个年头了,至今回忆起来仍然让人十分怀念。一代大师给后人留下的大量著作和学术研究成果,是我们国家的宝贵财富。更值得我们怀念的是季老对山东和济南的浓浓乡情,他“软酥香,油旋张”的题词,体现了作为一代国学大师与一位普通济南老百姓的亲密情感,那是对家乡故土的眷恋。

撰文/亓昌平  摄影/李彬

兴趣搜索

原创推荐

  • 客户
  • 无线济南客户端

  • 济南发布客户端

  • 泉城蓝客户端

  • 市中手机台客户端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络举报APP下载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

版权所有:济南广播电视台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1020100号-1

鲁新网备案号:201653103

广电总局批文 广局[2010]586号

信息网络传播许可证号1907177

济南网 用户反馈邮箱:ijntv_mail@163.com

网站电话:0531-85652768

广电总机:0531-85652114

广告合作:0531-85653065 0531-85653066

国家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