趵突泉水位:

五代传承文刀情

来源:​撰文/摄影  陆晓林编辑:济南画报09-01 08:55 查看数0

说起文刀,大家可能有些陌生,文刀也被誉为“文房第五宝”,是古代文人用来裁宣纸的刀子,不过本着“文房不藏刀刃”的宗旨,文刀一般是骨质的。柳森林是柳下惠的后裔,关于柳下惠,我们都知道的一个故事就是“坐怀(槐)不乱”,而柳下惠其实还是文刀制作的祖师爷。

柳下惠被后人尊称为“和圣”,自幼聪明好学,其父为鲁国司空,管理宫殿与城建。柳下惠看到建筑所用的诸多边角木料,就动手做成铲子、刀子,给乡人用。刀类主凶,柳下惠为防止别人用其做出伤人之事,便在铲子、刀子上刻上文字。乡人便将刻有文字的刀具称为“文刀”。自此,文与刀结缘,渐行于世。至汉,发明了纸,人们便将文刀作为文房必备之具,正式走进了艺术的大雅之堂。

直至魏晋南北朝时期,文化创作氛围愈加浓郁,文人爱书如命,又厌动刀枪。所以,以木为质的文刀备受文人喜爱。一般文人雅士读书翻页以文刀分之,写字作画以文刀裁之。这时期制作刀具的材料变得更加广泛,比如象牙、玳瑁、红木、玉石、牛角、竹子等质地坚硬的材料都可以成为制作裁刀的材料。至此,取材广泛的文刀得到了广泛应用。

明代的文人们对于世俗物趣有着异乎寻常的热情,他们对文房器物的追求已经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程度。裁纸刀属于一种实用性的文具,它不仅是文房的常设之物,而且它还兼具艺术性和观赏性。

到了清代,文学创作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文房用具也迎来了另一个制作的高峰。清代文人对于沉静内敛、低调朴实的风格更为欣赏,他们通常以紫檀、黄花梨、乌木等名贵红木,或者竹子来制作裁纸刀。这些材料制作出来的裁纸刀光泽柔和、不浮不嚣、锋芒内敛,以沉静优雅的魅力受到青睐。特别是八旗满人贵族,在文刀制作中植入了民族的特色,比如柳森林目前制作的鹿角等材质的文刀。

柳森林少年时接触文刀,是受爷爷的影响。“爷爷在村里很有名气。在我眼里,他老人家无所不能,能写手好字,能吟诗赋词,自弹自唱。编制、彩扎,样样都是好手。农村农闲季节,特别是到了春节,他经常扎风筝,带着村里大大小小的孩子去野外放飞,快乐得像个老顽童。他会用高粱秸秆制作扣转灯。把高粱杆用刀子刻出凹槽,相互扣起来,不用捆扎就非常牢固。然后糊上窗纸,用彩纸剪花进行点缀……受他的影响,这些东西我至今还能做。我非常喜欢传统手工制作,爷爷在教我的过程中,也经常讲述他的父亲告诉他的一些故事。我印象最深的是,每当爷爷写字的时候就用一把骨质的刀来裁纸,从来不用钢刀,我不止一次问爷爷,为什么用个不快的刀裁,他总是乐呵呵地对我说,这可是我们老柳家祖上传下来的宝贝,当年齐国发兵攻打鲁国,我们老祖宗智退齐师,化干戈为玉帛,免百姓于水火,积极倡导以和为贵,所以文房不藏钢刃,有息戈兴文之意。”

年少时柳森林不能理解这话的含义,随着长大成人、阅历的增加,他意识到,文刀不仅仅是对家族文化的传承,更是一种人生理念的体现。

1977年柳森林随父母迁居外地,后来爷爷去世了,他便再也没有见过那把祖传文刀。唯一陪伴他的,只有爷爷的一个笔筒和他老人家的印章。

“从太祖算起,我已是‘和圣文刀’第五代传承人了。”说起文刀,柳森林感慨万分,“令人遗憾的是,许多人不识文刀之高贵,诺大的文房里面竟没有了文刀这大雅之器。他们虽为文人墨客,裁纸用刀却是五花八门。有的作品是一流之作,但是艺术创作的第一步裁纸却随便裁之,真乃有失国粹之大雅!作为和圣后裔,每次搞笔会,我见到书画家随意裁纸的情景都长叹不已。于是,发愿一定要把文刀这个中国传统文化瑰宝发扬光大,让这即将失传的民族瑰宝,重新回到它应有的位置。2012年,我对‘和圣文刀’,进行了商标注册,希望得到产权保护。”

2013年中华柳氏促进会成立,柳森林当选山东柳氏促进会的秘书长,山东是儒教发源地,也是先祖柳下惠的出生地,作为和圣后裔他深知责任重大,弘扬和传承先祖和圣柳下惠文化,做“和圣文刀”,让先圣思想和美德,成为一种基因,流芳万代,柳森林深感责无旁贷,义不容辞。

编辑:王恩浩  审核:祁凯

兴趣搜索

原创推荐

  • 客户
  • 无线济南客户端

  • 济南发布客户端

  • 泉城蓝客户端

  • 市中手机台客户端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网络举报APP下载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

版权所有:济南广播电视台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1020100号-1

鲁新网备案号:201653103

广电总局批文 广局[2010]586号

信息网络传播许可证号1907177

济南网 用户反馈邮箱:ijntv_mail@163.com

网站电话:0531-85652768

广电总机:0531-85652114

广告合作:0531-85653065

国家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